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 > 篮球 > 正文

《破冰行动》大火,看看这几个人物特点

未知 2019-09-17 15:12

追剧几日,对这部热剧中的人物关系和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牢牢吸引。从一开始,看似好人的副局长马云波,逐渐演变成知法犯法、无所作为的毒贩集团帮凶;另一位,缉毒大队长蔡永强,表面看似深藏不露的警队“内鬼”、毒贩集团的靠山,逐渐演变成一位睁眼看世事的警队“老姜”。

《破冰行动》剧照林耀东——团队强大的管理者

陈光荣和市长哥哥陈文泽交谈时说,“林耀东,我太佩服他了。要做就做大的,为了生意的安全和可持续,他织了一张多大的关系网,现在整个塔寨村,2万多人,对它唯命是从,水都泼不进去。”

一个公安局的刑侦大队长,对一个毒枭发出心底的感叹,这是情有可原的。从管理能力上来说,林耀东真是一把好手。塔寨村在他的手里,老幼皆听命于他。

林氏祠堂,是塔寨村的最高权力机构。从这里滋生出来的族规、族法,成为约束、统治塔寨村民的“紧箍咒”。塔寨村人在村中无法无天,甚至敢公然挑衅警警察。

首集开播,李飞夜闯塔寨。被众多被民手持器械包围,逼进了林氏宗祠。可见塔寨村名上下齐心,面对大是大非面前拧成一股绳。

他们哪来的自信敢对带枪执法的缉毒警进行围堵,强大的自信来自于他们的领袖村主任林耀东。

林耀东在戏中本身就是一个做事严谨、滴水不漏的人,够狠心,但凡受到威胁那么一定心狠手辣选择灭口(陈光荣之死就是典型的例证)。

《破冰行动》剧照马云波——至情至深

马云波,这个公安局副局长,任副局长三年来,各种荣誉加身。大案、要案却一件没有,涉毒案件不减反增。

马云波的症结在于妻子于慧的伤痛。如果没有当初于慧为马云波挡枪,就不会有后来的于慧靠吸毒来缓解疼痛,也就不会发展到后来悻然接受林耀东提供的“海洛因”。

体内那九颗弹丸留下的后遗症,让于慧疼起来生不如死。每一声“云波、疼”,足以让这个男人内疚至无法自拔。生死关头,妻子挺身而出,这一挡成了马云波终生的“结”,换做任何男人都会被感动的。

马云波有许多为难之处,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。从目前来看,马云波至少是个好男人。

《破冰行动》剧照陈文泽——冷血、贪婪

市长陈文泽,在剧情中是一个典型的贪腐之人。

林耀东走私犯法,他给林耀东通风报信。明知林耀东靠不住,还经不起林耀东的拉拢和巴结。

当林耀东提出要搞房地产时,正是陈文泽副市长想扶正之时。房地产是带动地方经济,提升GDP,体现政绩的最有效途径。陈文泽的贪婪之心占据了他的理智,在冒着被翻出黑历史的风险下还是接受了林耀东的提议,邀请林耀东入东山。

陈光荣被乱棍打死,得知死讯后,他并没有行使自己的权利,追查其弟死因。

稳居权利之上,为了东山的格局和自己的市长宝座,一手遮天。在省厅的调查组办案期间,掣肘于上级调查组,多次干扰省厅办案,还有意让调查组撤离东山。

《破冰行动》剧照蔡永强——处若不惊

茶杯不离手的缉毒大队长,不管什么时候手中的白瓷茶杯稳端手中。

面无表情,冷酷从容。初步印象其实并不太好,因为不怎么笑,总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,担心是个坏人。

“我是警察,我讲证据”这句话是蔡永强说的最多的。

蔡永强在与督导组的谈话中,对禁毒工作的一番描述,真是感人肺腑。聊到对禁毒工作、对东山局势、对人性的理解时投入了真情实感,当着领导的面落泪。飙演技,各种大招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谈话中,李维民步步紧逼,蔡永强有理有据,娓娓道来。整个过程他言辞缜密,没有丝毫破绽。这也是李维民从新审视他的原因。

深处东山这个混局当中,不受污染。蔡永强不仅优秀,城府也很深,由于自己职位的原因,每次面对上司的问话,都是点破不说破,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的把柄。

《破冰行动》剧照李维民、赵嘉良——异兄亲弟

这两人的关系皆因李飞这个小子而起。李飞是赵嘉良的亲儿子,但他又认李维民为义父。

赵嘉良为了追查妻子的死因,隐姓埋名海外。并成为李维民的卧底线人,始终保持单线联系,帮助李维民办理了各种跨国大案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李飞走上缉毒,完全是拜李维民所赐。从上学到入行,是在李维民的影响下成长起来。

李维民、赵嘉良哥两好。赵嘉良得知李维民穿的是儿子李飞买的外套时,当即脱下自己身上的阿玛尼要跟李维民换。于是又了李维民和赵嘉良在船头为一件衣服而争执的嬉闹镜头。

两人在戏中相爱相杀、彼此相靠。每次通话,李维民都会要求赵嘉良有任何行动都要向他汇报,不能自做主张。临挂电话之前,说点李飞近况成为通话的固定模式。

《破冰行动》剧照

《破冰行动》是根据2013年广东雷霆扫毒“12.29专项行动”、歼灭“第一制毒村-博社村”的真实案件为基础进行取材创作的,该案件曾创下多个全国之最,最终缴获冰毒多达2.9吨、制毒原料23吨。

标签